当前时间: 国务院重要信息转载 ·网站分类导航 ·加入收藏 ·政务微博
首页  >>  统计分析  >>  县区分析
传统农民的新出路
------新建区乡村振兴之路调研报告

发布日期:2018-06-08  发布人:admin  点击数:207  稿源:新建区统计局

  新建区位于江西中部偏北,赣江下游西岸,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的南面,是人文荟萃的“千年古邑”,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2015年新建撤县设区,正式纳入南昌城市总体规划,下辖的612镇都面临发展的大机遇。5月下旬,南昌市新建区统计局,围绕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乡村振兴发展战略,先后走访了象山镇新增村、河林村,发放调查问卷80份,回收有效问卷48份,与部分农户现场交流,涉及乡村干部、致富带头人、产业能手以及村民等20余人。

 

  新建区农村发展现状

 

  3月初,新建区印发《关于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扎实做好2018年农业农村工作的意见》,全面启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列出任务图、时间表,出台“三十六条”举措,托举农村全面升级。作为农业大区,农业转型升级是新建区乡村振兴的突破口,而作为主体的农民无疑承担着重大责任。调查的48户农户平均年龄42.29岁,72.92%为男性,70.83%为小学及初中学历,87.5%调查对象为村民,60.42%表示不了解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振兴战略提出后,37.5%农户最感兴趣是生活富裕,农户认为家乡变化最大体现在:70.83%认为村里道路变好变宽了;58.33%认为房子变大了;56.25%认为医疗方便了,54.17%农户认为家时每年负担最重的是教育费用和农业生产投入,31.25%认为乡村振兴的关键是提高居民收入。

 

  空心村是一种现象、一种必然,而非问题本身。大量农村青壮年涌入城市打工,老弱病残留守农村的现象在新建区也较常见。象山镇新增村、河林村仅有55%60%的常驻人口。2017年新建区乡村人口为500443人,劳动力约为25万。据测算,新建区现有耕地面积仅需2.5万劳动力从事第一产业就足够了,剩余劳动力都要靠城镇化消化。

 

  土地流转需要打破小农思想。2014年中央印发通知,要求大力发展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但现阶段土地流转阻力有所加大。按理说,随着农村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以及传统耕种模式在盈利能力方面的匮乏,农民是希望土地流转以获得租金收入的。但是,由于对土地流转后归属的担忧以及对承包人甚至地方政府的不信任,使得他们对土地流转产生本能的抵触心理。打破这种困境关键还在于多方共同发力。象山镇河林村原本是一个贫困村,在村干部带头建立合作社发展特色水产养殖后,农民看到了“钱途”,也看到了致富的希望。随后,在村第一书记的领导及政府的大力推动下,通过召开村民大会,反复沟通做工作,土地流转从举步维艰到一路通畅,不仅建设了千亩生态种养殖示范园,还引入了安徽客商,村级经济日益壮大。

 

  让农民成为职业才能让土地产出更大收益。让农民成为职业,催生种养大户。象山镇新增村有10户种养大户,他们承包了一千两百亩以上的田地,以种植一季直播中稻为主,亩产600公斤以上,承包的农田基本成片,抗旱排涝、机耕道相对完善,适合机械化种植,95%以上种植户都使用机器收割。原种植水稻产量低的低洼田,实现“双赢”,春季养龙虾,亩产收入八千元左右,七月初在种植一季晚。

 

  致富带头人作用不可忽视。近几年来,新建区各级党委通过政策优惠、加大扶持、引领示范等方式,激发农村致富带头人干事创业热情,提升带领群众致富能力,为乡村振兴提供了有力保障。象山镇河林村位于赣江西畔,是市级贫困村。村旁流淌着沙口河,距象山森林公园仅5公里。因地势低洼常遭受水患,庄稼地往往是“三年两不收”,这让村民穷了一辈又一辈。河林村村民早想甩掉贫穷的帽子。2013年,在河林村村支部书记熊福生的带动下,一亩亩低洼水田被灌入清水成为“水塘”,开启了水产养殖之路。经过几年的发展,现在种养面积达到一千多亩荷田,使河林村基本形成了“荷花观赏+甲鱼养殖+龙虾养殖+休闲垂钓+农家乐”的综合产业体系。

 

  乡村振兴战略下的政策建议

 

  1.鼓励农村过剩劳动力离开土地。据测算,新建区现有耕地面积仅需2.5万劳动力从事第一产业就足够了,剩余劳动力都要靠城镇化消化。只有让农民阶段性的“离开”土地,才能整合土地资源,改变细碎化的耕种模式,从而实现农业的规模效益以及资源的经济效益。空心村是农村人口总量减少、结构优化下的一种必然,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某种程度上的“阵痛”,但当下的“离开”才能换得今后更好的“回来”。

 

  2.充分发挥村民理事会作用。2014年,江西印发《关于在全省推行村(居)民理事会制度的意见(试行)的通知》,各自然村陆续成立了村民理事会。有人认为村民理事会的成立仅仅是为了让德高望重的长者处理村民之间的纠纷,方便村干部开展工作,这种想法局限了村民理事会的作用。事实上,村民理事会身为“在野村干部”,能够有力地提高村民自治的程度,提升基层的执行力。

 

  3.培育致富带头人。致富带头人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首先是自身能力强,有知识、会经营、懂管理,在村子里通过创业率先致富。其次是为人正派,有责任心,示范带动影响力大,愿意带着乡亲们共同发家致富。再者其创业的成功经验具有一定的示范效应,能够让其他人效仿。当下的农村集体行动能力依旧薄弱,而要把集体认同感转化为行动力,就需要有致富带头人。他们是农村经济发展的激活力量,通过示范作用推动农村科技的进步与发展,为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农村产业化和社会化、农业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农民素质的提高、农民收入的增加提供内在动力。对于这些人,政府部门如能在事业上“帮”,在思想上“育”,在带富上“促”,在政治上“用”,或能发挥他们的最大作用。

 

  4.鼓励返乡农民工创业。返乡创业既要“回得来”也要“留得住”,前者是充分条件,后者是必要条件。对于返乡创业者来说,先期如果没有政策扶持很可能“九死一生”,生产步入正轨之后,又必须戒除对政策的过度依赖。而对于政府部门来说,要在蜂拥的返乡潮中体现出自身应有的担当,要通过一系列扶持政策,解决好融资、用地、服务、人才、风险应对等难题。同时,还要有科学的规划和因地制宜的引导,最大可能地减少返乡创业的随意性和盲目性,让返乡创业助力乡村振兴成为一种崭新的风尚。

 

  从某种意义上说,乡村振兴将是一场农民的思想革命,只有使他们改变自给自足的传统观念,改变“抱团穷”的思想惰性,积极主动投身到乡村振兴的伟大实践中来,把“要我致富”变为“我要致富”,才能夯实乡村振兴的群众基础,才能让全社会支农助农兴农力量汇聚起来,才能让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铺就乡村振兴的时代新画面!